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诸天记行 > 第六十八章芸娘

第六十八章芸娘

诸天记行 | 作者:望月声| 更新时间:2018-01-01 20:06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小院内。

    老鸨子看丫鬟还是不交出私房钱,也有些无奈,蹲下来,语气变得柔和,劝道:“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?那男的就是在玩你,就是在利用你赚钱,听话,把钱交出来,以后妈妈还像过去一样好好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真的没钱了。”丫鬟满脸是泪,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是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    老鸨子气得站起,一挥手,“打!不打就不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身后八个彪形大汉,顿时狞笑着向丫鬟逼近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打脸,今后老娘还靠她那张脸赚钱呢。”老鸨子在身后冷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我真的没钱了,别打我……”丫鬟哀求的看向老鸨子,可视线却被八个彪形大汉的大腿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了,今后可别怪哥哥们啊。”其中一个大汉,狞笑着,大手呼的一下,就扇过去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丫鬟吓得面如白纸,瑟瑟发抖,下意识抱头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可预想中的痛苦并未降临到身上,只听到彪形大汉的怒声: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丫鬟下意识抬起头,看见一道熟悉的背影站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好伟岸的身影啊!

    一动不动,挡住了彪形大汉,挡住了所有痛苦,让她的世界,仿佛只剩下了这道背影,和浓浓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哪冒出来的?!”老鸨子见鬼似的叫道。

    李杨指了指头顶。

    老鸨子没有看头顶,她已经反应过来了,厉声道:“这是我自己家的私事,识相的,赶紧滚蛋,不然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李杨人影一闪,竟瞬间穿过八个彪形大汉中间狭窄的缝隙,站在了老鸨子面前不足半步的距离,笑问道:“不然的话怎样?”

    老鸨子吓得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肥胖的手指,颤抖着指着李杨,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李杨笑了笑,没说话,人影又是一闪,竟再次穿过八个彪形大汉中间狭窄的缝隙,回到了刚才的位置,看着面前的彪形大汉们,笑问道:“你们说呢?”

    被来回穿过两次,八个彪形大汉的思维都已经跟不上了,慢了大半拍,大叫一声,齐齐后退开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大汉畏缩道:“我警告你别乱来,这里是天下会罩着的地盘,我们每个月都给天下会交例钱,你敢在这里撒野,天下会绝不会绕过你。”

    自从接管无双城后,天下会在武林已成唯我独尊之势,对武林人士,天下会的名头都很管用。

    偏偏对一种人不管用。

    那就是已经得罪过天下会的人。

    李杨无所谓道:“你可知道,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看李杨居然连天下会的名头都不怕,老鸨子和那八个彪形大汉不禁噤若寒蝉,哪里还敢吱声?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小院口突然响起鼓掌声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、穿着华丽富贵的壮汉,不知何时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显然,看戏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男人总喜欢看女人的戏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个男人的焦点,已经集中在了李杨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轻功!年纪轻轻便能拥有如此轻功,阁下莫非就是人称风中之神的聂风?”壮汉笑道。

    聂风?

    李杨好笑的问道:“你凭什么说我是聂风?”

    “阁下刚才所用的可是风神腿?”壮汉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李杨用的的确是风神腿,还是惯用的捕风捉影一式。

    “这不结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抱拳道:“在下赢汩,江湖人称大开碑手。”

    “幸会。”李杨亦是抱拳道。

    赢汩豪爽道:“今日有幸见到风堂主,真乃人生一大乐事,我那里有上好的美酒,不知风堂主能否赏脸移步?”

    李杨也懒得解释了,指了指头顶。

    赢汩抬头望去,正好看到了向下张望的幽若,顿时恍然,露出一个男人才懂的表情,笑道:“原来是有佳人作伴,那我就不打扰了,改日有缘再聚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李杨回过头再看,发现老鸨子和那八个彪形大汉已经彻底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原……原来是风堂主大驾光临,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己人不认识自己人了嘛,您大人有大量,绕过我这一回,下个月的例钱我交双倍。”老鸨子谄媚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。”

    李杨也没想到聂风的名头这么好用,干脆也不解释了,一指身后的丫鬟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老鸨子连忙道:“您喜欢,您拿去,如月,还不赶紧起来谢过聂堂主。”

    “如月?”

    李杨奇怪的回过头,看向丫鬟,“你不是叫芸娘吗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还记得。”芸娘低着头,不敢看李杨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如月。”李杨嘴里念了一下这个名字,“这该不会是老鸨子给你起的花名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李杨为什么会救自己?

    难道是记恨城主府时被自己监视,特来寻仇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她就忍不住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老天!

    你到底还要我受多少折磨才甘心!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李杨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真温柔!

    真好听!

    让芸娘觉得如沐春风,她忍不住抬起头,正好对上李杨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很平凡的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却透出一份温柔、安慰、同情……全都是她现在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。”芸娘强忍着想哭的冲动道谢。

    她有强烈的预感,这个男人,绝对不是来伤害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认识?”老鸨子不敢置信道。

    聂风是谁?

    犹如高高在上的星辰。

    芸娘是谁?

    地上的一粒灰尘,还是最卑贱,最脏的那一粒。

    这两人居然认识?

    “对啊,有问题吗?”李杨回过头漠然问道。

    老鸨子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李杨指着芸娘,“赎她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七百两,不……五百。”老鸨子缩了缩头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,还是第一次给人主动减价。

    以芸娘的姿色,她本想捧成头牌,所以别说五百,七百也拿不下,要不是畏惧聂风的名头,一千两都打不住。

    “还是七百,不,干脆凑个整,一千两吧。”李杨竟贴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意思啊。”老鸨子的脸居然红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不仅能见到大名鼎鼎的聂风,还能赚到钱。

    “你同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杨点点头,向老鸨子伸出手,“拿钱吧。”

    老鸨子看着李杨空空如也的手掌,“这……这……怎么拿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拿给我,难道你还想我拿给你?”李杨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鸨子的脸顿时哭丧起来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彪形大汉,连忙紧张的从后扯了扯她的衣襟,低声道:“赶紧给钱吧,消财免灾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对。”李杨突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彪形大汉吓得一激灵,没想到自己这么低的声音,他居然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老鸨子也是吓了一跳,不敢再犹豫,连忙去取了两张五百两的银票。

    李杨接过银票,满意的点点头,回头朝芸娘伸出手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芸娘感激的看着李杨,紧紧的看着,眼睛一眨都不眨,热泪簌簌而下,可她就是看着李杨。

    这世上,怎会有这么好的男人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李杨的手依旧没放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芸娘重重的点头,将手伸向李杨,可这时她才发现,因为刚才在地上卷缩的关系,现在她的手上全是灰尘。

    她连忙把手缩回去想擦干净。

    李杨却主动握住了她的手,“会有一点不适应,挺过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再回头看向老鸨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用送了。”

    老鸨子还没听明白,就见李杨和芸娘居然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跃两丈高,又在望月客栈的墙壁上一蹬,又升了上去,不快,不慢,衣袂飘飘,如仙出尘。

    对她这样的普通人来说,这就是飞!

    老鸨子呆呆的仰头望着,一屁股跌倒在地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