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道君 > 第五七九章 孽畜

第五七九章 孽畜

道君 | 作者:跃千愁| 更新时间:2017-12-30 13:5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请输入正文。请注意: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,请勿上传任何色情、低俗、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,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。高少明听的一头冷汗,问:“父亲的意思是,待过了这个风头后,陛下会找我秋后算账?”

    高见成:“我还在朝中,陛下多少要给我点面子,过了这个坎,再找你秋后算账还不至于。可有一点是肯定的,你的前途就此止步了,以后擢升的名单上,你的名字是经不住陛下大笔一挥的。驻赵使臣的位置,为了避免给宋国落下口舌,暂时是不会动你。风头一过,朝中盯着这个位置的人自然会落井下石,陛下也会顺水推舟,哪里空闲,就会让你去哪凉快。你有败笔在前,而且事关商朝宗,犯了陛下大忌,谁都不好为你美言”

    高少明颓然,苦笑摇头,“既如此,罢了,我也认了,哪凉快就去哪凉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糊涂!”高见成勃然大怒,精气神为之一变,指着他鼻子怒斥,“这是什么世道?大争之世,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!朝堂之上,一步差,步步差,可没人会主动给你退位让贤,宋九明就是前车之鉴,下来了还想轻易再上去?想等那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变动,大燕还不知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!”

    “童陌身居相位,深得陛下信任,稳若磐石,我这个大司徒上不了,盯着我这位置的人还不少,夹在中间尴尬的很,若是连自己儿子、高家后继之人都保不住,下面不缺见风使舵的人,你想过后果吗?墙倒众人推,破鼓乱人捶!”

    “少明,你记住,只有身居一定位置,手握一定资源的人,才是有用之人。届时哪怕大燕撑不住了,不管归了谁,只要你还有用处,就算活得大不如前,也有你一处安身之所,高家还能苟全,闲杂人等是没有饭吃的,连街头乞丐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高少明:“父亲不是让我老老实实受着吗?”

    “让你受着是让你知进退,不是让你一蹶不振!”高见成训斥一声,继而又沉声道:“今日找你照例问话后,大内总管田雨本来是要招你进宫的,被我找理由拦住了,让你明早再进宫。知不知道田雨那个老太监为何要找你进宫?”

    高少明略做思索,“应该也没别的原因,估计还是金州的事。”

    高见成:“你就没看出点别的东西?”

    高少明拱手,“儿子不知,还请父亲明示。”

    高见成:“南州暂时是没办法下手了,但是那个牛有道,朝廷是不会放过的。当年宋隆被杀,朝廷就想把他给处置了,但被那厮拿冰雪阁故弄玄虚给糊弄了,后面才弄明白。之后商朝宗攻打南州前夕,尕淼水和周贵妃到青山郡找到他,结果又中了他的奸计,让商朝宗夺了南州不说,陛下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封了商朝宗为南州刺史,陛下有苦说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由于种种原因,为了顾全大局,陛下一直没动他。种种事情已经坐实了,这个牛有道就是商朝宗背后最大的助力,早年谁又能想到这个无名小卒居然有这能耐,都没把他当回事啊!这次他出现在金州,宋使又出事,十有八九和他脱不了关系。新仇旧恨,陛下岂能再放过他,就算不是他干的,陛下也要先斩下商朝宗的这条胳膊。田雨那个老太监亲自过问此事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高少明恍然大悟,“宫里面要亲自出手了?”

    高见成颔首。

    高少明迟疑道:“既然下了如此决心,陛下直接让三大派动手不行吗?”

    高见成哼了声,冷笑,“指望他们?他们以为自己在大燕高高在上,以为自己在俯视大燕天下众生。天上飘着的那九位在让下面的那些修士自相残杀,三大派又何尝不是如此,他们一直在让燕国境内的修行势力互相消耗,怕威胁到他们三大派的地位,只要不损害到他们的利益,向来不会轻易介入下面修士之间的争端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也不是没有开这个口,这次三大派逼迫陛下撤兵,陛下就曾以此为交换条件,让三大派解决掉牛有道。按理说,陛下做这么大的让步,三大派没理由不答应,可奇怪的是,龙休居然阻止了。既然如此,陛下也只好自己动手了,一旦得手,龙休有火也得憋着!”

    高少明思索了一阵,问:“父亲拦住我晚上进宫,是不是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高见成:“当年从赵国铩羽而归,你一直对牛有道的事情比较关注,是不是咽不下那口气?”

    高少明愣了一下,自己的心思,暗中所为,没想到父亲早已察觉,低头道:“一些跟了我多年的弟兄被祸害,的确是咽不下那口气,但我也没有轻举妄动,只是在寻找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机会来了!”高见成指点了点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高少明抬头,不解,试着问道:“杀牛有道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牛有道的死活我不关心。”高见成摆手,复又仔细叮嘱道:“见到田雨后,记住两件事。第一,不要浪费了你这些年对牛有道的关注,要彰显你对牛有道的深刻了解,最好让他觉得没人比你更了解牛有道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你还在燕国驻赵使臣的位置上,这正是你得天独厚的优势,我估计赵国要投鼠忌器,也很难再对金州下手了。你可借此告诉田雨,说你可趁机游说海无极,让赵国也出动力量对牛有道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陈述这两点时,要表现出你对牛有道的强烈憎恨,新仇旧恨都摆出来,表明你要报仇雪恨。目的,就是要由你负责诛杀牛有道的事宜。”

    高少明又试着问道:“将功赎罪?”

    “你呀,在外呆久了,还是缺少朝中的历练。”高见成指了指他,提醒道:“田雨是什么人?陛下身边的心腹,陛下最信任的人。牛有道搞出的一系列事情可看出,他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吗?这次宫里亲自动手,田雨必然是全盘主持此事的人,但田雨离不开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住,牛有道是死是活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是你借机和田雨勤联系的机会。事项进度,田雨是要报知给陛下的,倘若田雨能时时在陛下耳边提及你,久而久之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这是改善陛下对你印象的大好机会,对你的不满也会渐渐消除。处久了,不是自己人也成了自己人,以后有什么事,田雨多少是会想到你的,他在陛下耳边随便一句话,比童陌更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你在给田雨办事,朝中若有人想趁机踩你,田雨是不会轻易让人坏他事的,童陌也得忌惮三分。而出了这样的事,你不但没什么事,反而跟田雨来往密切,这便是我高家无形中的影响力,能为我高家稳定军心,我高家后继有人,那些墙头草不敢乱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牛有道的死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尽力了让田雨看到了,让陛下知道了。目前的局面对高家不利,我们要变不利为有利!”他抬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高少明颇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,可还是有些担忧,“万一田雨不答应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见成:“你做好你的,宫里那边,我会安排人策应,只要你不失误,就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高少明长吐出一口气来,拱手道:“谢父亲指点,儿子明白了,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高见成欣慰点头,“好了,你长途奔波,也辛苦了,洗洗休息,晚上把明天入宫的应对好好斟酌一下,不要有什么失误,高家能有今天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是!儿子谨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京,一栋严密看管的宅院内,坐在亭子里的晁胜怀不时仰天叹上一声。

    宋京这边第一时间用飞禽把他从金州给接来了,他没能捞上再跟牛有道那边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边除了限制了他的自由,倒是没亏待他,顿顿好酒好菜招待着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一桌酒菜,没滋没味,吃不下,睡不香,也没心情修炼,一直处在煎熬中。

    他知道如今这事真的是被他给搞大了,他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能搞出这么大的事来,卷入这种是非里面,想想都有些害怕,可他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他也意识到了,自己已深陷漩涡之中,而且是越陷越深,那牛有道就像恶魔一般缠住了他,成了他的梦魇,使尽全身力气也无法甩脱,越挣扎,窒息感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心中反复告诉自己,此事若能过去,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牛有道了,这人太可怕了,别提钱,剩下的那三百万他真的不想要了,只想呆在万兽门老老实实做个万兽门的小弟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兽门正殿内,刚从宋京归来的仇山正与掌门西海堂交谈。

    晁敬火急火燎地从外面大步而来,“仇师弟回来了,见到那孽畜没有?”

    他本想亲自赶往宋京,然而闹出这么大的事来,怕他包庇,宗门要求他回避。

    仇山叹道:“见到了,但朝廷仗着有凌霄阁、血神殿、裂天宫的撑腰,不肯放人,我们也不可能去抢人!”

    晁敬怒道: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西海堂冷哼,“想干什么还用说吗?无非是惦记上了燕国那块肥肉,想趁火打劫!现在晁胜怀就算想否认,他们也不会给他站出来公开否认的机会,说白了现在不管是不是燕国干的,朝廷也要把这笔账算到燕国头上去,为自己留后手。你那孙子呀,短时间内怕是别想离开京城回到万兽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孽畜!孽畜!”晁敬黑着一张脸,气得气呼呼握了双拳,恨不得一掌将晁胜怀给活劈了。

    PS:身体不适,想早睡,结果翻来覆去睡不着,还是爬起来写了一章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