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步剑庭 > 第二十六章 约战而来

第二十六章 约战而来

步剑庭 | 作者:意缥缈| 更新时间:2018-01-09 07:5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剑屿顶峰,洗剑寒潭。洗剑潭不过三丈见方,却倒映出漫天星辉,似是天上繁星全落入了这小小潭中。寒潭前,一字并肩的排开七把利剑,皆是倒插于地,水光,星光,映出森然剑光。

    而众剑之前,任九霄卓然而立,相貌俊俏,身形挺拔,眼睛微闭,浑身却透出一股凌厉之气,比背后的剑光更加冷冽。

    此时,一阵脚步声,不疾不徐,却走得坚定,在寂夜中犹显响亮。任九霄耳闻脚步声,双眼忽睁,出逼人战意,背后剑光似也随之一亮。

    “等你太久了,终于等到了!”任九霄手一招,背后一剑拔地而起,飞入掌中,“来!战吧!”潭光一闪,星光一瞬,剑光换做划空飞星,截断天河。一瞬间,已刺向来人眉心。

    来人双手负后,不挡不避,任剑锋停在眉心,沁出一滴鲜红血珠,森然剑光映出来者年轻英俊面容。

    “我来,不是要与你一战。”应飞扬双目却如寒潭无波,一片平静道:“且听我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多言,你我之间,有话都应尽付剑上说!”任九霄剑劲一吐,应飞扬垂于额前的丝尽数向后飘飞,眉心血珠由小而大,顺着鼻侧蜿蜒留下。应飞扬面不改色,平静笑道:“我也早想与你一战,可惜不能。”接着将一手平伸而出。

    任九霄面带狐疑,也伸手对上应飞扬的手掌,甫一接掌,任九霄面色一变,清秀面孔竟因愤怒扭曲,怒道:“你的真气?”

    应飞扬苦笑道:“吃错东西了,这两日内又用不了了。”“应飞扬!你!”任九霄怒意爆,掌劲轻吐,便将应飞扬震飞数步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与我一战,把剑留下,你滚吧。”任九霄强压怒气,冷道。应飞扬咽下喉间一口腥甜的血,道:“若是我能让你战到尽兴呢?”任九霄剑眉一挑,似有所动,应飞扬继续道:“你我恩怨,不该牵涉他人,外门弟子学剑不易,你又何必断他们上升之路呢。”

    任九霄冷道:“资质不足,心性不定,根骨不佳,根本就不该操刀弄剑,早断了他们的痴念,也省得他们自误一生。你要是想靠他们胜我,不如趁早死心,非是我自夸,便是他们齐上,也决计伤不了我分毫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信不信明日他们合战你时,我出言指点几句,就让他们脱胎换骨,若你输了一招半式,就不要为难,让我们入亭,如何?”

    任九霄轻笑道:“听着有趣,若他们真能让我意外一次,我倒不介意放他们入亭。只是。。。”任九霄语锋一转,眼中嘲笑换做森然怒意,直视应飞扬,厉声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!他们虽是废而无用,但与我刀剑相向,便是性命相搏,生死之赌,你呢?不过站在后面动动嘴皮子,就想出一张嘴下注这搏命之局?应飞扬,你丢了真气,便连剑者傲气也丢了么!”

    应飞扬闻言双目一寒,如剑目光直迎任九霄,气势竟是丝毫不弱道:“我要拿什么下注,明日你自然知晓,到时定让你见识,论剑者气魄,我决不输你半分!只问你今日敢应不敢应!”

    任九霄出如夜枭般的冷笑,道:“罢了,等了两年,也不介意在多等你一日,只是明日你莫再让我失望。”接着目光一凝,玩味道:“原来还有人来,这个倒有几分模样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顺他目光看去,一人稳步前行,出现在他眼前,面容苍白,质枯黄,似有病态,身上却缠着一层隐约火光,随着他悠长的一呼一吸,身上火光也像鼓了风一般一明一灭,照亮得他的面容晦明不定,来者正是明烨。应飞扬轻笑道:“方才你看轻所有外门弟子,现在可以把此话收回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言之过早!”任九霄哼了一声,又剑指远处身侧的山岩,朗声道:“那边的废物,既然你战又不战,退又不退,那我可就要让他先插队了!”

    再看那边山岩,竟是南八从山岩后的阴影走出,他气质萎顿,头低低垂下,脸上竟也似罩了一层火光一样羞红,拖着低沉的步伐走到应飞扬身边。

    此时明烨已到身前,却是无视众人,顺着石板路径直向亭子走去,任九霄身形一晃,横剑拦在明烨面前道:“给你两条路,跟他下山,明天聚几条败犬合战我。”任九霄指了下应飞扬。“或者,接住我十剑不倒。”任九霄手上之剑雀跃的颤抖,映得粼粼剑光在潭水上跳动。

    明烨身上火光渐盛,眼神却依旧冷的吓人,无视任九霄横剑于前,又是一步踏在石板路上。“我眼前之路,只有一条。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剑拔弩张之际,应飞扬转头下山,南八愣了一愣随即跟上,问道:“你不观战吗?”应飞扬摇头道:“结果明朗之战,没必要看下去,也省得任九霄说我趁机窥探他剑路。”应飞扬知道明烨暗藏实力,纵然仍逊色任九霄不少,但要接下十剑,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。。。你是真用不了真气?”南八几次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探问道。既然已被道破,也不必再隐瞒,况且应飞扬虽只与南八见过两面,却也看出他虽外表市侩油滑,实则十分仗义,定不会起什么邪心,点头道:“嗯,暂时用不了,大概过了明天才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南八苦笑一声,看着手中剑喃喃道:“这么说来,这把剑真是我恃武强夺而来的,那还是还给你吧。”南八将手中剑递给应飞扬,应飞扬一愣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,能凑得天地双玉也是你的机缘,况且我也有剑了。”

    南八摇头,叹道:“还是还给你吧,反正我也不想再用剑了。”应飞扬一惊:“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见识到了任九霄的剑法。”南八抬起头,眼中却是空洞一片,仿佛失去灵魂一般,“早上我敢向你请战,原以为我已有了剑者的觉悟,但见识到任九霄的剑法,我才知道,我的觉悟不过是出自无知者无畏。我看到他惊鸿一瞬间败了另一个外门弟子,我才知道,有些人生下来就是专门为了学剑的,我便是练一辈子,也追不上他们的背影,所以我躲在了岩石后,想要挑战他,但却一步也迈不出。。。”

    南八颓然道:“你说的没错,鲲溟剑法是肆意磅礴,纵横逍遥之剑,我这种畏畏尾的人不该使用这种剑法,任九霄说得也没错,资质不足,心性不定,根骨不佳之人,根本就不该操刀弄剑,自误一生。试剑大会,本来就不是我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默然一阵却没劝阻,反而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将剑还我吧。”南八一怔,将剑平平递出,却怎么也松不开剑柄,似乎是觉得掌中若空,那生命也变得空荡荡一般,此时,锐利如剑的目光,刺入了他空洞的双眼,“你不甘愿吧?”眼前应飞扬轻吐一语,却似在他空荡荡的躯壳中回荡不停。

    “练剑便是练剑,哪管什么资质资格?我练剑便是因为我喜欢剑,哪怕一辈子是个蹩脚剑客也无所谓。你呢,就因为可能无法达到顶峰,便放弃了剑道一途,你甘愿吗?”灼灼目光下,南八竟有些惶恐迷茫,想要逃离应飞扬的目光,应飞扬却转身前行,道:“明日我要几个帮手共战任九霄,你便算帮我一忙,继续拿着剑帮我打一架,等你想明白了,再决定是否要剑还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山顶之战也近尾声,明烨身上多处受创,气喘吁吁,虽尽落下风,却是败而不颓,眼神清冷一如平常。

    反倒是任九霄,虽仍是睥睨之姿,眼中却多了一丝赞赏,眼前之人虽仍不及他,但在同龄之间也算是好手,甚至比一些亲传弟子还要胜出一筹。需知亲传弟子和外门弟子最大差距,便是剑道上的引路人不同,亲传弟子皆是由座长老们教出,有这些名师指引,无疑是立在巨人肩上,而外门弟子的师傅,除了清苦这个琢磨不透的异数,其余全是一些因不成器而被打下山的庸才,这些庸才教起徒弟,只要不将路引偏就算是名师了。

    而明烨缺了名师指引,依然能将剑法练到这般境界,显然心性根骨天赋皆是一流,所欠的只是机缘而已,若是让他进了门墙之内,来日凌霄剑道定多出一个高手。想到此处,任九霄道:“九剑了,再接住一剑,就准你入亭。”

    明烨不言不语,淡漠的抹去唇边血迹,拄剑于地,牵引地底火脉,地面上瞬间出现以二人为中心的火圈,此时明烨腾跃而起,剑指天际,地上火圈如受感召,汇于剑端,在空中凝成一个火球,竟是如日在天。

    “好招!”此招以纯阳真火接引地气,相当于威力提升数倍,任九霄也赞叹一声,不敢托大,一手并指于前,一手捻剑于后,肃然杀气皆凝剑尖,于竟摆出了一副拉弓射箭的架势,正是那日天榜题名时所使的射日剑法,同时,明烨剑裹火球轰然降下,任九霄道了一声:“开!”

    随后手中之剑竟如被射出一般脱手而出,带着呼啸锐风迎向明烨,火球声势浩大,但射日剑法却是气集一线,长剑直插入火球之中,但闻“轰”得一声爆响,火流四窜,豪光照眼后,明烨已颓然落地,肩上还颤巍巍的插着一剑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败了。”任九霄轻叹一声,“未必。”明烨冷然一声,突见天上火流竟是散而不消,由大化小,变作数十颗小火球如陨星般纷纷降下,火球看似繁杂,实则有序,暗合天象星斗之数,分明是败中求胜之招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!”任九霄略感意外,心中暗道,因剑不在手,无法硬接,当即脚踩星斗,施展星罗奇步,玄奥流畅的身形挪移在火雨之中,火雨撞向地面,声声闷响后出阵阵烟硝味,而火雨过后,却见明烨已行至亭前,一把将肩头之剑拔下,倒插于地上,同时踏步向前踩进亭内。

    “我要入亭,不需他人准许!”

    任九霄轻笑一声,道:“你,留下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明烨。”明烨受伤不轻,连封肩上要穴后,旁若无人的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“记得你了。”任九霄朗声一语,记下了这个名号。

    ps:嘴遁那段好难写,最觉得日漫气息重了些,囧。。。。。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